主页 > D慧生活 >【临渊羡鱼】初夏的野宴 >

【临渊羡鱼】初夏的野宴

2020-06-12 热度480
阅读897


这一趟到河内来,接近立夏节令,天气开始炙热难受。

天气是热,但这一两年来,也正值世界经济政治大局大洗牌中,嗯,也洗到河内来了。大家对前景乐观,心情也自然欢愉。我们客户的厂要扩张生产线,我来看看。他们很好。我们也好。大家都很好。那最好。

这家建在一个村里稻田中的工厂已有24年的历史了,十年如一日,国家变了,四周的农村稻田也变了,只是团队成员少有变动。当初刚毕业就到厂里来工作的少年,都已变成有家室的成年人。现在厂里的领导层,都是当初厂里生产线上的操作工,二十多年下来,大家相知相熟,工作士气高昂。

每一季,他们都在工厂附近的村里聚在一起喝酒吃饭,激励团队的凝聚力。正巧我是几乎每一季都到厂一次,很多时候都碰着他们的聚会,他们就会说:走,一起去喝酒。我说:好啊。哦,我跟他们认识,转眼间就15年了。

村子很小,除了酒,不能像城里餐馆一样,应有尽有,多式多样,叫什幺有什幺。这个聚会二十多人的,要向餐馆老板(哦,奇怪的是,这些村里餐馆老板都是女的)预订。嗯,一次,也只能吃一种动物。

去年秋,他们吃鹅。既然只吃鹅,那除了鹅的羽毛,其他可以吃的,都上座了。第一道是凝固了的鲜鹅血红,没煮过的,挤些桔子汁,撒些花生碎,加些香草,就这样拿个调羹一羹一羹地吃。吃完一碗再来一碗。随后上的,是鹅肠鹅内脏加芹菜香菜炒成的下酒菜。同座正巧还有个德国供应商的机械工程师,看了这个情景,还没等到鹅肉鹅爪鹅骨上座,喝了两口啤酒,就自己叫了部德士先回去了。嗯,那是初秋的节令,也许,那正是鹅们长得最肥最大的时候。

上一回再到来时,接近立春。嗯,春节将临,他们又在村里聚餐野宴欢庆春节之将至。春的脚步已近,他们说:吃山羊肉,补。方式一样的,除了皮和毛,从羊血羊内脏羊肉羊骨,都弄了吃掉。

还好,鹅呀鸡呀鸭呀鹅呀羊呀,都最后都来个骨头(加上头颅?)熬成的浓汤。热腾腾的浓汤喝下去,再下些面条,既能暖胃,也很醒酒。(二之一)

文/ 胡渊

精选推荐

申博私网包杀包赢|本地最大生活门户网|原创常识大全|网上生活家园|网站地图 天龙国际账号注册 ag平台地址网站咨询75505